李密反隋失败,难道真是能力的问题吗?告诉你不一样的原因

◎引言

隋末唐初风云变化,各方势力逐鹿中原。越国公杨素之子杨玄感打响了反隋第一枪,李密向杨玄感献上了上、中、下三个策略,而杨玄感偏偏选择了下策!后来李密接管瓦岗山,他也毅然放弃了上策,走上了跟杨玄感当初一样的败亡之路。

是什么原因让杨玄感放弃上策?是什么原因让李密自堕下策、睁着眼睛走向败亡?这还得从隋炀帝说起。

隋唐洛阳定鼎门遗址

~ ~ 1 ~ ~

隋炀帝杨广被骂了一千多年,但他绝对是一个不甘于平庸、希望有所作为的皇帝。登基之后,隋炀帝完成了建东都、修长城、开运河三大工程,同时还巡视天下、三征高句丽!隋炀帝这一顿操作下来,“开皇之治”好不容易安定的天下,再次动乱起来。

大业八年(公元六一二年)隋炀帝第一次东征高句丽,声势极其浩大,共发兵一百三十万,号称两百万,史书称“近古以来,未之有也”。但是,隋炀帝大败而回,天下震动。

这次大败让各方势力都蠢蠢欲动,他们都坐观时局的变化。

◎当时谋划着反对隋炀帝,恐怕是豪门显贵的共识了。

  • 隋炀帝姑姑的儿子窦抗是样谋划的:

及杨玄感作乱……抗言于高祖曰:"玄感抑为发踪耳!李氏有名图箓,可乘其便,天之所启也。"……及闻高祖定京城,抗对众而忭曰:"此吾家妹婿也,豁达有大度,真拨乱之主矣!"因归长安。--《旧唐书》窦抗传。

  • 隋炀帝姨母的儿子李渊与人这样谋划:

(宇文士及)谢曰:"臣之罪诚不容诛,但臣早奉龙颜,久存心腹,往在涿郡,尝夜中密论时事……所以密申贡献,冀此赎罪耳。"高祖笑谓裴寂曰:"此人与我言天下事,至今已六七年矣,公辈皆在其后。"--《旧唐书》宇文士及传。

当隋炀帝姑表兄弟、姨表兄弟们都打算造反,其他人就已经可想而知了。

隋唐大运河

◎杨玄感起兵反隋

大业九年(公元六一三年)隋炀帝第二次东征高句丽。当时隋炀帝安排杨玄感在黎阳做粮草转运工作,负责把筹集来粮草运往辽东,供给军需。就在辽东战事最关键的时候,杨玄感抓住时机,突然在黎阳起兵反隋!

杨玄感请来好友李密作自己的军师,李密当年得到过杨玄感父亲杨素的极力称赞,叮嘱儿子好好结交李密。

(杨素)因与语,奇之。归谓子玄感曰:“吾观密识度,非若等辈。”玄感遂倾心结纳。--《隋书》李密传。

~ ~ 2 ~ ~

◎李密为杨玄感谋划了上、中、下三个策略:

  • 第一,出其不意、率兵迅速北上,扼守住通往辽东的关卡,把隋炀帝堵在辽东。那时候隋炀帝前有高丽、后无退路,十数日就会断粮,然后天下可立即夺取;这是上策。
  • 第二,挥军西进、夺取都城长安。关中易守难攻、天府之国,西进关中,不须理会沿途的城池,直接攻打京城长安,而京城留守卫文升根本不足惧怕,一举夺取京城,隋炀帝回来巢穴已失去,也无能为力;这是中策。
  • 第三,贪图便宜、经营中原。如果被洛阳的繁华富庶所诱惑,攻打东都洛阳,如此一来,就会在坚固的城池之下挫败义军的锐气,那就大势不可图了;这是下策。

潼关夜景

◎一件事情站在不同的角度,往往会得到不同的答案。

杨玄感对这三个谋划的评价与李密完全相反,杨玄感极力称道李密的下策是上上策!同时还给出了两个理由:

  • 第一,大隋百官的家眷多在洛阳,如果拿下了洛阳就等于控制了百官;
  • 第二,不在中原大仗,经过城池不予理会,那怎么来树立权威呢?

单纯从军事上来说,李密谋划的上策的的确确是奇谋妙计,也一定能出其不意,震动天下;杨玄感则从“争夺天下其实是在争夺人的拥护”角度来考虑问题,自然认为夺取洛阳、控制官员最重要。

恐怕还有一层意思杨玄感没有说出来,那就是杨玄感要夺取的是江山,夺取繁华的洛阳就比北上截堵隋炀帝更有价值!退一步讲,即使率军北上把隋炀帝堵在辽东,那时中原就会落入其他人手里,自己完全是给别人做了嫁衣裳!

李密给杨玄感献的上策,未必没有让杨玄感火中取栗、扰乱天下,然后自己或许也可成大事。杨玄感在这次问策之后,就对李密似乎不太信任了,而是信任降将韦福嗣。

◎杨玄感率兵攻打隋朝的东都洛阳:

  • 洛阳城池坚固、守军精锐,杨玄感在洛阳城下鏖战、挫败;
  • 而隋炀帝也派出宇文述和来护儿两路大军南下,围剿杨玄感。

杨玄感眼看着大势已去,正如李密之前所料定的一样。穷途末路的杨玄感无奈之下,决定实施李密的中策,西进攻打长安。但这时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期,杨玄感西进到了阌乡县(今河南省灵宝县境内)就被隋朝正规军队剿灭。

洛阳明堂

~ ~ ✿ 3 ✿ ~ ~

杨玄感虽然失败被杀,但是隋朝的天下已经烽烟遍地了。李密辗转各地,终于在瓦岗寨开创出了自己的基业!

◎但是,李密也没有实施自己当时献给杨玄感的中策,而是像杨玄感一样实施着下策,狠劲地攻打洛阳!

这时候,一个叫柴孝和的人看出问题的关键,就向李密献计策,力劝李密放弃鏖战洛阳,而是挥军西进、攻取长安!这分明就是当时李密向杨玄感建议的中策!

柴孝和说密曰:“秦地阻山带河,西楚背之而亡,汉高都之而霸。如愚意者,令仁基守回洛,翟让守洛口,明公亲简精锐,西袭长安,百姓孰不郊迎,必当有征无战。既克京邑,业固兵强,方更长驱崤函,扫荡东洛,传檄指捴,天下可定。但今英雄竞起,实恐他人我先,一朝失之,噬脐何及!”--《旧唐书》李密传。

李密经过了乱世的磨炼,再也不是当年坐而论道的书生了,他否决了柴孝和的意见。

密曰:“君之所图,仆亦思之久矣,诚乃上策。但昏主尚存,从兵犹众,我之所部,并是山东人,既见未下洛阳,何肯相随西入?诸将出于群盗,留之各竞雄雌。若然者,殆将败矣!”--《旧唐书》李密传。

河南瓦岗寨景区

◎李密讲出了问题的关键:不是应不应该西进关中,而是能不能西进关中!

  • 首先李密肯定了柴孝和策略的正确性,但是这个正确的策略是办不到的!
  • 手下都是山东人(崤山以东的人),他们只看见了洛阳的繁华富庶,跟本不会远赴千里之外的长安去作战,能办到的只有攻打洛阳!
  • 这是李密此时的无奈,也是当年杨玄感的宿命!

李密的结局与杨玄感也差不多,都是死磕洛阳城,后来被隋军主力打败;李密只好带着亲信投奔关中的李渊,最终也落个身首异处的下场。

◎前有杨玄感、后有李密,他们用身家性命诠释了一个真理:正确的策略方法固然重要,但决定成败的却是方法的可操作性!

参考文献:

《旧唐书》

《隋书》

《资治通鉴》

a 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