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岁嫁入皇家,39岁殒命,女人无论何时都要好好爱自己

写在前面的话:

近日,翻看了一部1986年由潘虹和姜文主演的《末代皇后》,感叹末代皇后婉容的一生,也惊叹了潘虹的演技。潘虹无论是神态还是语气、眼神,都把婉容的一生真实的展现给了观众,只留得一声悲叹。

恰好这些天在追的《老酒馆》里,也出现过婉容的身影,在这些风光的背后却藏着多少心酸泪,不过都是可怜人儿罢了。

婉容

郭布罗·婉容16岁嫁给末代皇帝溥仪,从小受西洋教育的婉容为皇宫带来了一抹生机,吃西餐,讲英语,玩相机,骑洋马儿。

这一切都给溥仪带来了新鲜感,也拉近了和溥仪的距离。

这距离指的是心的距离,却从来不包含身体的距离。

在这座紫禁城仅仅生活了两年的时光,婉容却从一位16岁的少女变成了一位和当下年龄不相符的深宫怨妇。

皇帝送来的那一顶花轿便是女人青春的坟墓。

婉容由最开始的抽烟变成了吸食鸦片。或许她是有苦难言,有这种方式排解漫漫寂寞长夜吧。

1924年,冯玉祥发动了“北京政变”,溥仪被驱逐出紫禁城,这个从此再也不曾属于他的皇宫。

溥仪带着婉容逃到了天津静园,在天津生活的这七年时间里,或许是婉容最快乐的时光,也是她婚后最珍贵的时光。

离开深宫院墙到了天津的婉容,顿时像鱼儿回到水里一样,她换上了高跟鞋,穿上了新洋装,还烫了头发,并给自己取了一个叫伊丽莎白的洋名,逛街购物,看电影,生活得自由而惬意。

婉容与溥仪

如果生活一直这样下去,婉容会像寻常富贵人家的千金小姐一样,衣食无忧,快乐的就这么过一辈子也罢了,不需要操心别的事。

可偏偏她却嫁入帝王之家,成了皇后,皇家的命运哪里能这么一帆风顺,事事如意呢?

淑妃文秀,本是应由她坐这皇后之位的,奈何家世样貌不及婉容,便只能屈尊于婉容位份之下作了妃子,女人对于独宠的争斗无论在哪里都发生着,何况都是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子,哪里舍得爱分与别人。何况这溥仪是骨子里“缺爱”的主。

文秀无法忍受这守活寡的日子,再加上她实在看不起溥仪的懦弱与投靠日本人的卖国行为,与其这样要死不活的守着,倒不如自己离去寻了自由来得痛快。

文秀要“休夫”,还是休的皇上。这在当时绝对是天大的新闻与笑话。但文秀就这么做了,拿着“分手费”五万大洋潇洒离去,留得你溥仪与婉容“恩爱”去。姑奶奶不陪你们玩儿了。

历史总是在日后见证了无数的行为是否正确,文秀的独立、果敢在当时的确非一般女人可做。

离婚后的文秀先是去了北平的一所小学当老师,因不堪忍受骚扰辞职,之后便糊纸盒、上街叫卖为生。抗战胜利后便在华北日报社做校对工作,后来与国民党少校军官刘振东再婚。

文绣的离去对于婉容来说是件喜事,以为挤走了对手便赢得了全部。可是,从此溥仪便开始怨恨起了婉容,把文秀的离去全部归到了婉容的身上。

溥仪在他的自传《我的前半生》里说过:

自从她(皇后)把文绣挤走之后,我对她有了反感,很少和她说话,也不太关心她的事情。

文秀

如果此时的婉容开始觉醒,有着文秀同样的智慧与远见的话,或许婉容的一生便可以改写了。

生于帝王家,又想痴缠于儿女私情,不以国之远见分析眼里看见的,而一再的纠缠于这些锁事上。最要命的是,婉容沉迷上了鸦片。而这些鸦片在天津全部都是日本人供给她的。

婉容的结局在这里已经可以预见了。自甘堕落,无人可救。

在天津美好的日子待了七年便结束了,这一结束便永远的再也回不到这个她曾经的温柔之乡了。

1934年,溥仪接受了日本人的条件,去往东北做了伪满洲国的皇帝,婉容做了皇后。

可婉容的鸦片瘾越来越重,脾气越来越大,再加上文秀的事情,便遭到溥仪的冷落。这时的婉容哪里甘于寂寞,又是女人的正当年华,婉容出轨了身边的侍卫祁继忠。出轨也便罢了,还怀上了对方的孩子。溥仪在这个孩子生下之后立马派人投入了火中烧死了,婉容得知真相后便疯了。

溥仪只好把婉容囚禁起来,这一禁便是十年。

祁继忠拿着封口费投靠了日本人,之后大发国难财,去到京城置办了几套四合院。日本战败后祁继忠被逮捕入狱,但当年购买的四合院如今却价值不菲留给子孙们。

婉容在被囚禁的日子里,吸食鸦片也从未停止过,不洗漱,不收拾,蓬头垢面,再加上鸦片吸得人脸已经瘦得不成样子了,婉容早已不似当年模样。

由于长时间幽闭关在房内,婉容的眼睛几乎失明,再也见不得光了。

婉容寝宫

1945年8月15日,日本投降,维持了13年零5个月的伪满洲国终于倒下了,日本人通知溥仪逃往日本,可这时的婉容对溥仪来讲已经是一具行尸走肉,毫无感情可言,对婉容是厌恶至极。婉容便和一大群皇亲国戚们逃到了通化大栗子沟避难。

婉容在大栗子沟住了3个多月才迁至临江县城的旅店住下来。1946年春节前夕,临江解放,解放军们发现这位末代皇后居然住在这里,派了一辆汽车把她接走。长春解放后,婉容被带到了长春,住进了一个破旧的四合院,这时的婉容由于长年吸食鸦片,鼻涕眼泪直流,身体又脏又臭,已经十分虚弱了。

不久,国民党进攻长春,婉容又被转移到吉林,再到延吉。

这时的婉容已神志不清,大小便失禁,生活完全不能自理,憔悴不堪。可每当婉容清醒之时,便会大骂自己的父亲为了要当国丈而断送了她的一生。她是把自己的不幸全怪在了自己的父亲身上,也怪在了嫁入皇家里,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原因。

1946年6月10日清晨,婉容去世,末代皇后的命运也走向了终点。

只是这样的终点未免太凄惨,在一片狼狈不堪里结束了自己如花似玉的一生。

《延吉晚报》刊登了这一篇新闻:“当时狱方巡监见婉容已僵死,就为她拍照,登记,然后由张排长等6人用一扇门板抬走,尸体瘦而轻。在一向阳的山坡,择一平坦处挖坑埋葬,埋葬的时间为中午时分。无棺材,无花圈,无亲属相伴,更无追悼会,起一坟头,日久而被风吹平了。一代皇后,就以这样的方式消失在天地之间。”

这一年她只有39岁,却已经入宫23年,距离她最后一次公开出席活动已经是11年前的事情了。

婉容“作”死了自己的一生,如果她似文秀般有远见,或者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,把所有的精力用在辅佐溥仪身上,或将是另一番天地,又或许中国的近代史也要改写了。

可是,婉容却偏偏沉迷于儿女私情,将自己的一手好牌打得稀烂,从不悔改,到头来把责任全推在了别人身上。

婉容的一生是否也见证了一个时代的风雨历程,一代女子的悲惨人生。

不论何时,女人如若不能珍爱自己,祈求别人的爱终归是薄凉的,不能好好爱自己的人生,又哪里配得上别人好好待你。

女人的独立与坚强需要一份狠劲,在男权社会里本就是很难了,如果没有对自己“够狠”的决心,又哪里来的幸福可言。

珍爱自己,投资自己,提升自己才是一个女人最长远的康庄大道。

-END-

作者简介:奈雨尘 自媒体撰稿人,爱咖啡和写作的佛系中年。

a b